服务热线
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16-09-30 09:50   浏览:16757   回复:0

各地猪场拆迁补偿大全 看看哪里最多!

  近日,据媒体报道,广州清拆猪场再度导致暴力冲突,令人痛心。拆迁,是当今养猪人绕不开的话题。而随着拆迁矛盾的不断出现,猪场拆迁也在不断地变换着方式——补偿从多到少再到无,猪场从搬迁到强拆再到不拆。

  南方农村报记者搜集了广东惠州、东莞、增城,江西南昌、宜春,广西陆川,海南海口,浙江杭州、绍兴、瑞安、丽水等地的猪场拆迁补偿标准,也寻得一些规律。

  总结搬迁的一些特点,猪场所在的地方政府要有钱,猪场所在地政府有更好的规划,地方领导或者一些协会比较开明。比如同样在浙江的丽水缙云县补偿标准是:按文件规定该批畜禽养殖场(在2014年5月31日前自行拆除清理的)除畜禽处置补助、自行拆除误工补助外,还可得到自行拆除误工补助总额15%的奖励。但一位称作老田的,其养猪场在丽水缙云新建镇钦村,生猪存栏七百多头。报道中他表示,80斤以上的猪补偿200元,80斤以下的只补偿120元。

  同样是在浙江的瑞安补偿标准也少了许多(如上表)。但值得肯定的是,当地政府还比较好。“未取得设施农用地备案的畜禽养殖场原则上不予补助,考虑到养殖户生产生活困难,对按期拆除的,给予困难补助。补助金额按照畜禽存栏量计算,猪羊每头100元、牛每头300元、兔每只3元,禽类每羽2元。”报道中,瑞安市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说,申请延期拆除的养殖场,要与所在镇街签订延期拆除协议书,期满拆除不再予以补偿。可见同在浙江,其地区不同、发展不同,差别也是相差甚远。

   拆迁补偿与期限有关

  从各地公布的拆迁补偿标准,或者以奖代补等形式,均会提到“在限期内”。比如上述绍兴上虞的猪场拆迁报道中就提出:对未按规定期限关停拆除的养殖场,将组织力量进行强制拆除,对强制拆除的养殖场财政不予以补助。

  在东莞,这种现象更明显。据当年在东莞养猪的陈忠洪介绍,当时其在东莞茶山镇,从2008年到2010年间,其三个猪场全部完成拆迁。2008年,一个年出栏2万头的自繁自养猪场,猪舍每平米补偿标准是700元/平米,但是实际签协议时只有420元/平米,设备补偿只补到了成本的3-4成,当时设备补偿拿到六七十万。小猪按照200元/头,大猪250元/头,母猪和公猪均为500元/头。陈忠洪表示当时的拆迁只有亏损的。

  然而到了2010年,同样是在茶山,补偿降到了150元/平米,大小猪只一律按照200元/头补偿。出栏5000-10000头的猪场设备补偿只剩下5-10万元。陈忠洪介绍,猪由自己卖掉,但是设备基本上都弃掉了,只有亏损。

  同样在江西南昌的拆迁补偿中(如上表),则对这种时间限制明确了补偿和奖励标准不同,南昌青山湖区另外明确规定,2016年之后拆除的,不给予奖励。

   从强拆到以奖代补到不拆不补

  然而在猪场拆迁过程中,不少养殖户更是面临拆迁无商量,更无补偿的情形。他们往往是被打上违法的标记。陈忠洪迁往惠州博罗的猪场,就遭遇了此危机,这一次,他什么补偿都没有拿到。“除了几家由于征地进行了补偿,没有听说博罗其他猪场有补偿。”陈忠洪回忆道。

  当然,除了补偿少以及不补偿外,更是出现了不少的新花样。比如不再提补偿,开始提“以奖代补”,此概念的提出,以增城市相对较早。据报道,2012年10月18日增城市曾下发《增城市规范整治散小乱养殖场(户)搬迁能繁母猪(公猪)奖励》的通知,规定对按期拆迁的养殖户按照能繁母猪(公猪)的数量,给予1000元/头的奖励。

  2015年5月12日海峡导报的一篇报道中也提到,在福建龙岩长汀出台的生猪养殖专项整治方案中,实行“以奖促治、以奖代补”政策。在浙江兰溪市的补偿政策也是如此(如上表)。

  此外,在江西宜春一些市县,当地养殖户与经销商告诉记者,政府也不强拆猪场,只是不让养,但是目前也不提补偿的事。“樟树地区已经三个月没有进猪苗了。”一经销向记者反映,但是猪场也不怎么拆。

  据报道,2012年6月,增城市荔城街道办事处一纸猪场拆迁信函发到廖荣森手中,信中指出:由荔城街道办事处派代表和养殖户签订《协议书》,养殖户在2012年10月之前将所有生猪清理并自行关闭处理,在限定期限内完成者,给予每头生猪100元的迁移补助。然而廖荣森曾去增城市信访局上访,要求村委会给予迁移补助,信访局回函称:并没有答应可以不拆除猪舍;根据街、村多方征询意见,明确表示一定要按规定将猪只处理完毕并拆除猪舍后,才能兑现补助。

  如果说增城廖荣森是特例,那么宜春的做法,似乎是将这种做法变成了普遍——那就是不拆就不存在补偿。当然,后续宜春地区会不会有补偿还说不准。

  如今,随着环保政府的推进,各地猪场也在积极办理环评,猪场拆迁的补偿也与此挂钩。据报道,在浙江,有猪场做到了环保达标,其猪场就免于被拆,仍然继续养猪。记者走访海南养猪协会及部分养殖户时,他们有一个共识,那就是面临拆迁时,如果猪场环评等手续过关,那会获得较高的补偿;如果不过关,则可能分文没有。

  “应该说是‘搬迁’吧。”当记者问及浙江杭州猪场拆迁事宜时,当地一名业务人员如此纠正。拆迁与搬迁的区别,前者总伴随着冲突,而后者则没有。一般来说,拆迁总是因为补偿没有给到位,而搬迁则是给出了合理的补偿,可使这些养殖户另寻他路东山再起。

  称得上搬迁的地区,据不完全了解,东莞松山湖工业区、浙江杭州萧山、浙江绍兴上虞等地算得上。在这些地方的猪场拆迁,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没有或者听不到养殖户的不满,因为拆迁补偿都还是不错的(如表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