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养殖致富经 » 正文

胡军:养鸡从外行到年入3000万的发财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10-11  浏览次数:9566

养殖致富经讯:他一个外行来养鸡,波折连连。费劲努力,万只鸡终于出栏,带来的不是惊喜,而是噩梦。烦心事中寻商机,他奇招频出。他每隔三个月就给土鸡搬家,路难走、鸡乱跑,乱糟糟的现场却藏着他的发财小门道。看四川的胡军如何用三年多的时间,迅速崛起,养鸡年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呢?


 

他一个外行来养鸡,波折连连。费劲努力,万只鸡终于出栏,带来的不是惊喜,而是噩梦。烦心事中寻商机,他奇招频出。他每隔三个月就给土鸡搬家,路难走、鸡乱跑,乱糟糟的现场却藏着他的发财小门道。看四川的胡军如何用三年多的时间,迅速崛起,养鸡年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呢?

胡军:我们后边站四个,一边一个,都往那边赶。

2016年5月20日一早,胡军就忙着给他的4000多只鸡搬家。很多动物都有领头的,可鸡这种动物却没有。在现场这些没有领头的鸡就像一盘散沙,各自为营,想让这些鸡按照一个方向走,难度不小。

胡军:前面有粮食带路的话是最好的,它饿的话,撒一圈粮食,它慢慢啄,慢慢啄,它慢慢地就跟着去了。

胡军打算把这些鸡,从上面的圈移到山坡下200米开外的另外一个圈,距离不算远但很费劲儿。不过,胡军仍然坚持每隔三个月,就要给鸡迁移到新的放养区,为的就是保护植被,有利于鸡的生长。

胡军:因为有些地方放养场的草的话,让鸡啄得已经没有了,然后为了让它还有青草吃,我们就要换到下一个已经(有)青草的地方。还是有草的地方话,鸡长出来的肉质,或者放养的空气质量都要好一些。

赶鸡的过程中,胡军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。这个山坡度很陡,沟沟坎坎到处都是,对于我们人来说,走起来很容易摔跤,对于胡军的鸡来说也是一种考验。快接近圈的地方有一个坎,坡度更是接近于九十度,走到这个地方,这些鸡中有的步伐矫健。

胡军:这些鸡就一往无前地都上去了。

有的笨笨傻傻的。

胡军:它撞上了,这是一只傻鸡。很厉害,能上去。

还有屡试不成功的,找坡度小的地方绕路走了。

胡军:不行了,你是逃兵。

在胡军眼里,这些难走的地方恰巧是检验鸡最好的地方。

胡军:稍微差一点的,移圈的时候就会反映出来。凡是受欺负的,要跑掉那种鸡

给它抓出来,分开饲养,免得到时候其它鸡跟它打架,把它打死亡掉。

赶鸡,放鸡,如今的胡军样样在行,而在三年前的胡军从事的还是施工建筑承包行业。短短三年多时间,胡军养鸡的年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。从小规模的试养,到迅速成为成都市农业龙头企业。胡军如何快速崛起的呢?

胡军,今年44岁,最早从木工开始做起,到后来成立了施工建筑承包公司,年销售额几千万元。2009年时,胡军被农业的一个优势所吸引,一心想做农业。

胡军:做建筑有时候三年两年拿不了钱的时候最多了,最想做的就是现金交易最好,这样对公司来说比较好规划一点。

2011年胡军和三个股东成立了农业公司,胡军考察了十几个特色项目,最后告诉股东们想要养鸡,股东们对此很疑惑。

樊祖建:养鸡没什么亮点什么的。因为太多了,都在养鸡,当时觉得可能没什么前景。

胡军为了让股东们信服,决定先试验一把。2012年7月,胡军买回了1500只鸡苗试养,六个月后鸡出栏了,因为量小,很快就卖光了。胡军算了笔账,偷着乐了,1500只鸡就赚了2万元钱。

胡军:挺容易养的,然后成本又不高,我保守估计(一只鸡)赚个十块,那我养十万只也有一百万(元),养个一百万只就不得了,一千万(元),那比我做工程强多了。

胡军用这次试验,一举赢得了股东们的支持。2012年12月,胡军为大规模养鸡,寻到了一块好地方,他流转了大邑县民集村的三座山,雄心壮志想大干一场。可是,胡军眼中的宝地却为他惹来了麻烦。鸡舍动工没几天,就有人找上了门。

胡军:国土(局工作人员)开车来,执法部门来说,这个你绝对不能使用,这个问题马上给你们下一个停工令,然后你们把这个土地恢复,我一下就懵了。

一旦停工,胡军十多万元的投入就白费了。胡军赶快了解,得知这块地的用地性质属于基本农田,不能修建鸡舍。刚进农业,就摔了跟头,胡军心理很郁闷。

胡军:我认准一个目标,不管碰得头破血流,一定要冲上去。可以做备选方案,但是一定不要做回头的事情,一定要一往无前地往前面冲。

2013年2月,胡军在大邑县的夬石村,西岭雪山附近,流转了近千亩林地作为放养区,投资了1000多万元,建起了养殖场,开始养殖改良后的当地土鸡。接下来,他却被一个在建筑行业里的习惯做法,害惨了。

第一批胡军养殖了上万只,胡军和股东们呼朋唤友,主动邀请大伙儿来养殖场玩儿。看到大家玩儿的兴奋,胡军和股东们也很开心。

胡军:展示一下我自己场地的规模,让他们来看,帮我们口碑宣传,我想这是好的。

股东徐勇:他们就说很不错,很不错,了不起,了不起。当时我那种自豪感。

亲朋好友的到来,让养殖场热闹非凡。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。采访时,胡军一早进到鸡舍里,发现有鸡死亡了,他告诉记者,这么大的鸡场,一天死几只鸡,并不意外,这是正常现象。可是,当2013年4月,刚养殖没多久时,他第一次发现死鸡几十只,远远超过了正常情况,把他吓坏了。

胡军:如果继续不控制的话,我估计我前期投的钱基本就打水漂了,血本无归了。不只是赔钱,有可能会倾家荡产。

一个圈的四千只鸡,成本就20多万元,按照当时的情况,不出一个月胡军的鸡就死光了。胡军这才发现以前做建筑行业,来人了就带着参观讲解是常事,但对于养殖行业,带领亲朋好友进入鸡场,其实犯了大忌。

胡军:人群是最大的带菌体,他们进入的话,他在外面什么地方都可以吃家禽,或者到其它地方去考察,他身上有带菌体,所以后来我们不让他们进这个圈舍了。

不准无关人员的进入,这项措施起到了效果,鸡的疾病控制住了,死亡率大大降低了。但胡军还有苦恼,如果想达到90%以上的出栏率,公鸡好斗的天性是个阻碍。胡军根据四川人的饮食习惯,养殖时以公鸡为主,公鸡聚集在一起,打架是常有的事情。

胡军:这两只鸡明显不是一个段位,那只鸡要大一些,但是那只鸡好斗,你看它的羽毛。一旦这个鸡打出血了,其它的鸡都会去抓,它见不得血,很快就会把它抓死。

好斗的鸡会打架,不同群的鸡在一起争地盘也会打架,甚至有的鸡还会打群架。每天因打架而死亡的鸡也有不少。胡军学习专家的养殖经验,试着给鸡带上了眼罩。

胡军:(把眼罩)带在鼻子上,遮住这个眼睛,正好把眼睛挡着,看不见对方的表情,但是它看下面的粮食还是可以吃的,看对方的话,看不见对方,就不容易打架了。

之后,胡军成功的将鸡的出栏率提升到了90%以上。养殖了六个月后,上万只鸡将要出栏了。终于到了要收获的时候,胡军心理很期待也很紧张。他盘算着如果顺利的话,这一批赚个20多万元不成问题。

胡军把自己的鸡定价比市场上的土鸡一斤贵个两三元,这些价格既贵,又不被熟悉的鸡,并不被批发商们认可。胡军一次出栏的鸡量又大,一时找不到销售渠道。

胡军:每一个人你都会给他去解释,听完了你这个没牌子,我不能卖你的,我不是不买,是因为我拿去,经销商拿去卖的时候,客户不认可,他又怎么办。

胡军心里很委屈,投入了心血养的鸡,却得不到市场的认可。更让胡军煎熬的是,这上万只鸡一天不出栏,一天光饲料钱就亏一万元。那时的胡军发疯似的找销路。

胡军:那段时间想的最多,每天希望接一个客户,我要订多少鸡我要订多少鸡,我最想听到就是这句话,所以,最不想听到员工说,今天又没有卖出去,销售又为零,最怕的就是这种。

胡军:因为你低价卖了的话,你要把你的品牌树立起来,以前人家买过,这个鸡就是那个挺便宜那个鸡,那我们的品牌就砸了,你肯定要保障你的品牌。

为了把鸡场支撑下去,胡军先是卖掉了房子,又从建筑公司的利润里挪钱,继续投入养鸡。2013年10月,胡军的第二批红标鸡开始养殖了,这次,胡军吸取教训,不但提前跑销路,还想到了一个营销的办法。

而这源于一次胡军到村民家里吃饭,看到村民用当地的土方法烧制土鸡,柴火大锅,土鸡,麻辣味的调料,这些加起来,让胡军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。胡军受到了启发。2014年5月,胡军的柴火鸡体验馆开业了。这次,胡军用的是四川人最爱的麻辣口味。

胡军:我改变不了客户的需求,我只能改变自己跟随客户的需求去走。你这个产品要在那个地方生根发芽,你肯定考虑要在这个地方适应当地的人群。

柴火鸡体验馆的生意火了之后,胡军就邀请批发商来店里品尝。面对经销商的不信任,胡军不但不着急辩解,还欢迎批发商从外面自带一只自认为口感好的鸡到体验馆来,胡军也准备一只自家养殖的鸡,来斗一斗两种鸡的口感。

胡军:同样一个厨师做,做出来你品尝出来哪个鸡是你的,哪个鸡是我的,哪个鸡好哪个鸡坏,因为不能分辨,都只能从鸡脚,我就把我的鸡和他的鸡对调了一下,结果他最后吃不出来,他说是我的鸡好。

经过对比品尝后,批发商们心服口服,想要进些胡军的鸡尝试销售。可是,因为担心鸡感染疾病,胡军不允许外人进入鸡舍,买鸡的批发商更不允许,这让很多批发商有意见了。

批发商兰坤:买东西不看货,你说怎么买。怕买回去后不好卖,还有一个怕货不好。

批发商易国全:因为我们到农村原来收购,都是现场看到,看到好我才抓,不好我就不要,我没看到鸡,我也不敢给你下订单。

为此,胡军专门建立了一个展示区,拿一些鸡展示给批发商看,胡军还给了一个承诺,在价格上保证不让他们亏钱。批发商这才放了心,签订了购销合同。

胡军:必须让他有利润,你的产品才能出去,一定要让利给批发商。我觉得舍得最好,(是)打开市场最好的钥匙。

胡军的做法赢得了批发商们的赞许,逐渐打开了市场。随着知名度越来越大,找上门的批发商也越来越多。

批发商兰坤:看这个脚掌,有茧子的,鸡放养过的,如果脚掌非常干净的,就证明这鸡没有放养过。这个鸡就是活动量大,卖也好卖些。

批发商林泽东:很有名的在成都,在我们那个市场里面,那么买主,酒店那些,比较愿意接受。

不过,虽说批发生意跑了量,但价格不高,利润低,所以胡军一直都想扩展利润更高的零售市场。这时,一个机会送上了门,让胡军在一件烦心事里发现了新商机,利润也增长了三倍。

2015年初,胡军的柴火鸡体验馆的生意太火爆。由于很受食客们的欢迎,渐渐地,模仿的餐馆也就多了,胡军的生意变淡了很多。她叫王莎,在成都市附近开了一家农家乐,她在胡军的体验馆吃过柴火鸡之后,主动找到了胡军。

农家乐老板王莎:这种柴火鸡,比较有特色,因为我们这边做烧鸡的很多,竞争很激烈,我们以前都做的是烧鸡,然后吃了这个以后,我就果断地改了。

胡军考虑既然无法阻止别人借鉴模仿,何不跟他们一起合作呢?胡军借机提出可给王莎的农家乐供货。王莎一听还特高兴,因为这也解决了她一直发愁的难题。

农家乐老板王莎:我以前用的是本地的土鸡,但是那种都是农家散养的,很少。今天我卖完了,明天不一定买的着。这儿他这个规模比较大,随时都有,要多少有多少。

胡军给王莎供货的价格,每斤17元,比批发价格贵三元左右,胡军对这个利润空间很满意。之后,胡军也积极扩展酒店和农家乐的市场。

胡军:以前最早是90%的批发量,有10%左右是零售市场,我逐步逐步想把零售的份额加大,至少我把零售做到30%到40%。

批发保本,零售增加利润,两个策略配合,胡军养殖场的出栏量和利润都提升了。这时,胡军引起了远在60公里外,一个比较贫困村子的注意,他叫张洪兴,是成都市黄龙溪镇大河村的村支书,2015年6月,他找到了胡军。

大河村村支书张洪兴:我们村很多林地是空着的,老百姓没有得到增收。就是想引进一个品种比较好的,对林下养殖,退耕还林发挥它的经济。

大河村所在的黄龙溪古镇是一个有名的景区,在景区附近也不能建工厂,听说养殖胡军的鸡能赚钱,农户们都很高兴。胡军也提出代养的方式,由公司提供鸡苗,农户把鸡养大后,公司统一回收销售。开始农户们养鸡的热情很高,可是,第一批鸡出栏后,农户们就没了兴趣。

农户邓龙田:回收的过程价格比较低迷了,像我们喂一百只鸡,一只鸡几块钱,挣两千块,赶不上我打工,后头我就没有信心了。

农户陈洪文:觉得个利润可能没有那么高,积极性有点影响。

农户养殖的量少,胡军是以批发价格保底回收,所以农户们赚不到什么钱。那么,如何改变这种状况呢?胡军调查后发现大河村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大河村所在的黄龙溪古镇是距离成都最近的一个古镇,人流量很大。既然如此,胡军想为什么不把鸡在黄龙溪镇就地销售呢?

胡军:如果让村民自己去卖,他相当于是零售商,然后又把我们的产品推销出去了,把他们的利益最大化,他们有积极性,我们销售的压力轻松一点。

但是从黄龙溪古镇景区到大河村也有一段距离,如何吸引城里的游客,愿意到乡下来抓鸡买鸡呢?胡军找到厨师共同商量,把鸡做成了不同口味的几个菜品。然后,在景区设置品尝点,免费给游客品尝。胡军认为只要鸡的味道能给游客们留下深刻印象,那游客就不会怕距离远了。果不其然,每次品尝会后,都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,寻到农户家抓鸡买鸡。

游客:反正这鸡是这儿的特色,觉得好吃带点特色回去让大家尝一下。

游客:它的野性比较强,不好抓。我们吃过一次,觉得挺好吃的,又过来买。

回头客越来越多,逐渐的农家自养的鸡成为了黄龙溪古镇的特产之一。直接把鸡卖给游客,利润也很可观,农户们都赚到了钱。

养殖户祝群先:现在是不愁销路,这个比出去打工方便,自己在屋头啥都做了,又把钱赚了。

养殖户陈红文:那样卖的话一只鸡能够达到50元以上。每只鸡的利润如果达到50(元)以上那个心情极端的愉快,干劲更大了,批批都在养。

在大河村周围,胡军共带动了400多户农户,一起养鸡致富。下一步,胡军还考虑针对旅游市场,开发熟食和休闲食品。

村支书张洪兴:我们红标鸡全村3000多人,人均仅此一项仅这个项目增收五六百块钱。

不仅如此,如今胡军还通过精准扶贫的方式,在雅安,宜宾,巴中的5个贫困村带动农户养鸡致富。2015年胡军养鸡年出栏80多万只,年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。

 

两个月下来,胡军的销售依然没多大进展。巨大的压力之下,胡军决定把鸡全部宰杀,加工成熟食销售。而这时胡军发现自己可能找到了熟食鸡市场的一个空白。他把整鸡放进水里煮,只放姜片和盐,一款清淡口味的鸡就出炉了。

胡军:在我们这里做麻辣味的、香辣味的、五香味的,遍地都是,我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。我觉得现在人都很原生态,都喜欢吃清淡一点。

胡军认为清淡口味的原味卤鸡,是个市场空白。可原味卤鸡一推出,就遭到了冷遇。在四川省人们习惯了麻辣口味,对于清淡口味的卤鸡并不感兴趣。这样一来,三吨的卤鸡积压在仓库里卖不掉,别人劝胡军低价处理,胡军却不肯答应。

胡军:送多了,我们也不好意思再送了,只能把它倒掉了。

记者:你低价卖了不行吗?

 
    免责声明: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中国牧业网”的文、图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,因为互联网信息具有海量的特点,如对原文转载或者来源出处有误,请致电0371-55228653进行更正。如转载中国牧业网的稿件,请注明转载“中国牧业网”。本网站资料仅供参考,若资料与原文有疑,请以原文为准。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